中古战锤——第一次黑火隘口战役

中古战锤——第一次黑火隘口战役

——————————————————————

中古战锤——第一次黑火隘口战役

       第一次黑火隘口战役是帝国的立国之战,也是西格玛的成名作。矮人至高王库根·铁须的支援下,人类和矮人联军于黑火隘口阻击绿皮战将乌尔格鲁克·血獠牙(Urgluk Bloodfang)率领的绿皮部落。作为力捧西格玛成名的一战,战役规模之大乃是上下一千年所未有。

中古战锤——第一次黑火隘口战役

隘口其实挺容易迷路的

——————————————————————

       黑火隘口一直是绿皮从恶地前往如今帝国地区观光的主要途径,战役开始前的几年里,绿皮部落间似乎流行起了一股北漂热,不断有部落北上试图穿越隘口。尽管矮人守备部队击退了大部分无证绿游团,但仍有大量闲散兽员进入帝国。不过他们其实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彼时还奉行部落联合制的帝国人武德极为充沛,东南方向的几个部落联手将入侵者从斯提尔河流域一路反推回艾维领之外。大家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未曾想这些闲散绿皮不过是boss房前面给玩家练手的小怪。

中古战锤——第一次黑火隘口战役

“这个景点给大家留两分钟拍照!”

       在被绿皮持续袭扰数年后,矮人至高王的使者带来一支 WAAAAAAAAAAGH!!!(读作:新手村boss)正在向北移动的情报。人在努恩的西格玛收到消息后立刻召集诸王大会,讨论抗绿援矮的军事部署和指挥结构的问题。众所周知,这种大会在任何西方奇幻故事里能起到的唯一作用就是暴露矛盾。大家谁也不服谁,都不愿意交出兵权,眼看着灭亡迫在眉睫却各个不愿让步。直到恩多尔(Endals)的国王马巴德(Marbad)拍桌宣誓会服从昂布罗根的西格玛,形势才发生变化,其余国王慢慢表示随一份。于是乎,在帝国历公元前一年,被称为【西格玛之锤】的部落联军在墨洛根(Merogen)部落驻扎的血苔平原(Bloodmoss Plain)集结。旧世界人类的土地上从未有过规模如此庞大的军队,战鼓喧天,成千上万的男男女女在无数部落旌旗下开向黑火隘口。

中古战锤——第一次黑火隘口战役

当时的帝国部队差不多就这画风

——————————————————————

       西格玛在视察过隘口的地形后得出重要结论:将军队部署在隘口最狭窄的地方好像可以化解敌人的数量优势哎!其余将帅闻之,无不赞叹西格玛果真有着无比的军事智慧!由此可见这群魔鬼筋肉人在早先的战争中大概都没怎么动过脑子。黑火隘口的最狭窄处“只有”三公里宽,谷地横亘着一排巨石。一些人说这些石头是古人的祭坛,另一些人说是神明把它们放在这的,还有一些人说是西格玛的军队把它们移到了现在的位置。人矮联军的各个方阵将自己嵌入巨石之间,架好盾墙,预备部队在后方待命,预备部队再后面是一些远程器械,包括矮人的投石机等等。西格玛本人听从顾问建议,在战线后方的一座废弃瞭望塔上总领全局。

中古战锤——第一次黑火隘口战役

搁这儿打!

       隘口两侧地势倾斜、遍地灌木碎石,再向两侧是陡峭的悬崖,大部分远程部队都被部署在这些高地上待命。岩间盾墙的前方是骑兵部队,昂布罗根人的重骑兵部队位于正中间,轻骑在左,阿索伯恩人(Asoborn)的战车在右。骑兵部队再前面则是一群古怪而狂热的图林根(Thuringian)狂战士,他们个个身怀绝技,令人浮想联翩的绰号更是给你意外的惊喜,比如“掷头者”、“膀胱挥舞者”、“喷火者”、“下三滥”、“嚎哭女疯子”或“胸毛野人”等等。

中古战锤——第一次黑火隘口战役

鹤翼之阵!

       当日清晨,西格玛派自己最棒棒的斥候去探查绿皮的位置与规模,结果斥候一去不回。但这并不妨碍西格玛得知绿皮的位置与规模,因为他们没过多久就像一股绿色海浪般出现在了地平线上,还很贴心地将斥候们的残躯用投石机送还给了西格玛。WAAAAAAGH!!! 最终停在了距离人矮战线约一千米开外的位置。

中古战锤——第一次黑火隘口战役

老老实实

       接下来是一段尴尬的对视时间,双方就那么傻站着面面相觑,仿佛第一次约会一样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进行。就在西格玛决定主动一点,用骑兵冲锋打破这腼腆的局面时,战线最前方的四百名图林根战士突然嗞哇乱叫着冲了出去。这群战前猛磕致幻蘑菇的狂暴战咆哮着奔向绿皮,地精弓箭手的阻挠聊胜于无,站在最前排的兽人被对方的热情所打动,近一千名兽人因无法抗拒相拥的冲动跑出阵线,与图林根人双向奔赴。在接触的一瞬间,图林根的奥特温国王(King Otwin)第一个向兽人送出了爱的三板斧,其余狂暴战也纷纷效仿,一千兽人顷刻间被四百人类打的节节败退。

中古战锤——第一次黑火隘口战役

图林根猛男

       然而兽人战将看到了机会,他立刻打出斧语示意一部分绿皮盾墙开始前进,准备合围那群正在蹂躏兽人的怪异裸男。西格玛见状立刻指示阿索伯恩的弗雷娅女王(Queen Freya)前去支援奥特温。阿索伯恩女战士们的战车冲锋拯救了险些被合围的图林根人,兽人溃不成军,紧接着是西格玛亲自领导的骑兵冲锋(帝国历史学家断言,这是帝国骑兵在历史上首次使用长枪冲锋战术)作为补刀,绿皮先锋丢盔弃甲,双方各自撤回大部队的阵线后方。看到对面如此能打,兴奋的绿皮全线压上。

中古战锤——第一次黑火隘口战役

芜湖~~~!

       接下来的战斗变成了一场相互磨豆腐的消耗战,双方一直打到中午还僵持不下,侧翼的人类标枪手发现并阻止了地精狼骑兵的一次偷袭,库根国王和他的碎铁卫队在混战中心愉快地杀戮着对面的黑兽人,就像机械一样高效无情。但绿皮数量实在太多,而人的体力总有耗尽的时候。当左翼的恩多尔投石兵与战犬再次遭到地精攻击时,马巴德国王意识到这群绿色小垃圾想要干什么,于是派人跑去找西格玛请求援助,后者立刻率领卫队亲自驰援。

中古战锤——第一次黑火隘口战役

出手阔绰铁须哥

       疯狂挥锤的大胡子猛男令地精无法近身,他们只好使用传统地精战术——以泥封眼。正在陶醉抡锤的西格玛瞬间被泥巴集火糊了一脸,两眼一黑。看到未来的人皇即将命丧地精小匕首,马巴德独自冲过来solo了附近的所有地精,但就在他弯腰扶起西格玛时,一支暗箭飞出击中了他的脖子,恩多尔国王马巴德就此落命。然后西格玛就炸毛了。

中古战锤——第一次黑火隘口战役

AAAAAAAAAA!

——————————————————————

一锤超人

       站起来的西格玛在短短三步之内就爬上旁边的一块巨石,然后在所有人敬畏地注视中高举战锤一跃而下,怒吼着砸向下面的兽人。没人知道西格玛当时到底是想以身作则激励大家还是怒气上头想发泄一下,昂布罗根之王就像双尾彗星一样砸了下来,他不知疲倦的挥锤,每一击都伴随着野兽般的怒号。当本已失散的卫队循着垂死兽人的哀嚎找到西格玛时,只看见他站在由至少一百具兽人尸体堆成的尸山上,其余兽人正被这个比自己还野蛮嗜血的人类吓得步步后退。

中古战锤——第一次黑火隘口战役

给绿皮整不会了

       忽然,兽人战将乌尔格鲁克·血獠牙骑着双足飞龙俯冲而来,想要会一会这个奇怪的人类。然后他的龙就死了。西格玛先是锤爆了双足飞龙的脑袋,又在一场漫长的决斗之后锤爆了乌尔格鲁克的脑袋。旁边的围观绿皮先是被老大的死所震惊,然后又看了看累的连锤子都拎不起来的西格玛,觉得是时候上去捡漏了。但就在他们向累瘫在地、衣不遮体的西格玛伸出罪恶的小手手之前,帝国的角男们终于赶到!部落战士们高呼战吼(为了部落!)冲翻了想要捡人头的无良绿皮,失去头目的绿皮顷刻间溃不成军,化为一群抱头鼠窜的足球流氓。

中古战锤——第一次黑火隘口战役

打人就打脸

       黑火隘口之战的胜利,确保了旧世界人类土地的安全,马巴德国王由众王抬棺葬于阿尔道夫郊外(锤三景点之一)。出于由衷的感激,至高王库根·铁须命人锻造十二把宝剑以答谢帝国的友邦情谊,这些宝剑即是日后由帝国选帝侯所持的十二把符文之牙。西格玛一战成名,各个部落在此次战斗中以铁血战友情消弭了彼此间的隔阂,诸位国王纷纷向西格玛宣誓效忠,由此奠定了帝国之基业。

Wait……

网站资源版权声明 1 本网站名称:CNgame维基百科
2 本站永久网址:http://www.CNgame.wiki
3 本网站的文章部分内容可能来源于网络,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 ,如转载于网络会提供相应出处QQ2205147997进行删除处理。
4 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5 本站一律禁止以任何方式发布或转载任何违法的相关信息,访客发现请向站长举报
6 本站资源大多存储在云盘,如发现链接失效,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
7 本文章内容在 CC BY-SA 4.0 协议之条款下提供,附加条款亦可能应用CC协议进行发布转载。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